瘋狂的茅臺黃牛:代搶一瓶加550元一套軟體賣250元

“你搶到53度飛天茅臺了嗎?”春節將至,茅臺加大了直銷渠道放量,不少消費者選擇在電商平臺上搶購茅臺。

在屢搶不中後,有消費者轉而向“黃牛”求助。中新經緯記者調查發現,近日代搶茅臺迎來高峰,黃牛每瓶最高加價達550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代搶過程中,消費者需提供賬號、密碼等,此舉洩露個人資訊的風險極大,而且研發、銷售“搶拍軟體”已觸犯法律。

進入12月,茅臺加大直銷渠道放量。與此相呼應,各大電商平臺紛紛宣佈加大茅臺投放量。據統計,天貓、京東、蘇寧三大平臺共有150萬瓶茅臺在12月供消費者搶購。

天貓超市自12月10日開啟了最大規模茅臺酒單月供應,預計超過40萬瓶茅臺投放市場,約為去年同期的10倍。

12月10日,蘇寧易購也放出消息,將在12月份放出50萬瓶茅臺,以滿足廣大消費者的年底購酒需求。此前,家樂福對外宣佈,12月份茅臺將在家樂福渠道放量29萬瓶茅臺。蘇寧易購的50萬瓶加上家樂福的29萬瓶,蘇寧12月份將累計投放79萬瓶的茅臺。

同日,京東宣佈線上上京東超市和線下京東七鮮門店開啟全渠道茅臺酒單月供應,線上線下預計超過60萬瓶茅臺投放市場。

茅臺直銷渠道放量後,茅臺酒容易搶了嗎?中新經緯記者發現,即使茅臺向直銷渠道放量,各大直銷渠道在年末增加供應,但平臺每天都是定時定量對外發售,消費者依然機會有限。以天貓超市12月40萬瓶茅臺酒的體量計算,天貓超市在全國每天約有1.3萬瓶左右的投放量,分佈至各省約400瓶不到。相較于家樂福線下50家門店每天約有萬瓶的投放量來説,搶到機會極小。

上述情況在社交媒體上有所反應。不少網友吐槽,“每天最快樂的事就是搶茅臺,最失落的事是至今一瓶沒搶到。”還有網友表示,“筋膜槍都用上了,還是沒有搶到。”“每天都在搶茅臺,每天都是喪氣。”

不過,也有不少網友表示,在增加放量的情況下,“人生第一次搶到了茅臺”。在微網志等社交平臺上,還有不少網友曬出了自己搶到茅臺的訂單截圖,並配文“加價可出”。

茅臺向來是市場“硬通貨”。據中新經緯記者了解,目前單瓶2020年份茅臺回收報價2400元,較直銷渠道價格1499元高出約900元。不過也有商家表示,茅臺回收價近日一直在下跌,可能與直銷渠道加大放量有關。

無論回收價格是否下跌,在很多人眼中,“茅臺,搶到就是賺到。”於是,市場上一種用軟體代搶的服務出現了。

“有收茅臺的嗎?軟體搶的,加500元就賣。”在一個QQ群內,偉力不斷發佈消息。偉力手裏的茅臺是他自己用軟體搶的,“因為沒怎麼費勁,所以稍微加點就賣,只求快出手。”

除了自己搶,偉力還會有償幫別人代搶茅臺,他做這個“生意”已經兩年多了,“只是最近格外忙”。

“搶茅臺基本沒有淡季旺季,一年到頭都很忙,不過最近是格外忙。每天早上七點半左右起床,睜眼就先拿手機回復如何代搶的諮詢消息,然後就是幫客戶上號,操作軟體,和客戶溝通付款,還有不斷回復消息,有時候忙到淩晨一兩點才睡覺。”偉力向中新經緯記者介紹,近一個月諮詢代搶的人很多,代搶的單量也增加了不少,他認為這與電商平臺加大茅臺供應量有關係。

“電商平臺茅臺酒多了,大家都覺得能搶到,當大家都這麼想的時候,預約人數就多了,實際上更難搶了。有些人搶多次搶不到,急眼了就要走旁門左道,就會想到代搶之類的。”偉力分析。

偉力手頭的代搶軟體只針對京東平臺,而且對京東賬號有一定的要求。“在京東上代搶茅臺,必須是PLUS會員,必須4星以上,京享值必須5000以上。”隨後偉力發來一張“京東茅臺綜合分查詢”的二維碼,埃莫森-阿帕雷西多他叮囑中新經緯記者,“用京東App掃這個二維碼,可以看評分,大於104分,才能代搶。”

賬號滿足了上述條件,才能進行下一步操作。偉力繼續介紹,“我會發一個連結和一個激活碼。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ssengerbagshop.com/,埃莫森-阿帕雷西多用瀏覽器打開連結,然後複製激活碼進去,就會彈出來一個二維碼,用App掃碼登錄就可以,這樣你的賬號就挂在了我的軟體上。”

偉力代搶一瓶茅臺收費550元,平臺開搶3分鐘後,用戶自行查看是否拍中,拍中的話付款。“超時未付款代拍費照付,拍中不給代拍費我這邊可以取消訂單。”偉力提醒。

黃牛聖恩稱他可以提供大潤發優鮮App上的茅臺代搶服務。“代搶一瓶收費180元,要提前給我錢,此外還要給我App的賬號和密碼,我這邊加挂,搶不到退款。”聖恩介紹。

隨後,聖恩發來了一張搶購軟體的實時截圖,上面不僅有實時訂單的狀態,還清楚標注著大潤發各門店的茅臺酒剩餘數量。“這款軟體全國的大潤發門店都能搶。”聖恩介紹。

與聖恩相似,黃牛周傑也提供茅臺代搶服務,不過他的軟體只支援國美App。“開通國美會員有美豆就可以搶,我代搶一瓶收400元,搶到給錢,不講價。”

中新經緯注意到,有些賣家不僅提供代搶服務,還出售代搶軟體。Jie表示,他的軟體可以出售,250元一套。“把軟體安裝在電腦上就能操作,不需要激活碼,隨贈操作教程。”

周傑解釋,軟體搶購和消費者自己搶購流程一樣,只不過反應速度加快了。“你點擊購買按鈕的速度,和筋膜槍點擊購買按鈕的速度能一樣嘛,當然軟體比筋膜槍還要快更多。”周傑解釋道,“買軟體不虧,搶一瓶酒就得花400元,軟體才250元。而且軟體不光能搶酒,所有秒殺的商品都可以搶,我用它擼了很多貨了,掙了不少錢。”

中新經緯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找人代搶存在極大的個人資訊洩露風險。用戶需將電商平臺賬號、密碼等資訊提供給賣家,而賣家登錄賬號後,便可以查看收貨地址、姓名等多項個人資訊。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律師徐娟此前在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表示,使用代拍秒殺,面臨個人資訊洩露的風險,“包括姓名、身份證號、收貨地址、聯繫電話等。個人資訊一旦洩露,輕則面臨各種騷擾電話、推銷短信的困擾,重則還有可能被犯罪分子利用,帶來賬戶被盜刷、電信網路詐騙等問題,進而給消費者財産安全造成極大隱患。”

安徽省公安廳經偵總隊曾發出公開提示:消費者進行網購時,要選擇合法、正規網站,盡可能不使用秒殺器非官方的外挂軟體。要加強自身防護,在電腦中安裝殺毒軟體並及時更新病毒庫,同時開啟實時防護功能,定期對電腦進行查殺木馬病毒操作。

警方表示,通過“網購秒殺器”進行競拍,用戶必須提前輸入銀行賬戶及密碼,秒殺成功後再用秒殺器進行付款。而不法分子正是利用這一特點,將秒殺器捆綁上“支付寶劫持木馬”,或者將木馬程式直接偽裝成秒殺器,以“免費秒殺、急速秒殺”等宣傳內容,誘惑用戶點擊下載被病毒木馬捆綁了的安裝包,致網民電腦中毒,後被植入遠端控制、網銀盜號病毒,最終導致銀行卡資訊洩露,卡內資金被不法分子盜取。

一位不願具名的律師也向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這類搶購軟體以入侵電腦程式的方式,干擾破壞了網購平臺的正常運作秩序和運作效果,製作、銷售行為均已觸犯相關法律,同時還有可能洩露用戶隱私。

據《山西日報》報道,2018年10月10日,山西省檢察院公佈的十大精品公訴案中,全國第一起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電腦資訊系統程式、工具定罪量刑的典型案件入選。

據報道,該案件中,相關人員開發了搶購軟體用於秒殺天貓上的小米手機,進而推廣牟利。後天貓平臺發現,有一款軟體使用的流量要遠遠高於普通流量,在觀察一段時間後作了報警處理。最終,三名“85後”犯罪嫌疑人被判刑。

報道稱,調查發現,上述案件中的黃牛搶購軟體能避開或突破購物網站電腦資訊系統安全保護措施,實現機器自動登錄、自動批量下單、自動付款,搶佔其他正常用戶的下單請求,最終搶購到秒殺商品。也就是説,這類搶購可以通過直接向伺服器發送任務完成搶購。而正常的用戶都是點擊瀏覽器或者手機客戶端上的按鈕完成操作。

此外,據《法治日報》2019年8月報道,在“凈網2019”專項行動中,阿裏安全協助江蘇省南通市公安局成功打掉了一個製作銷售黃牛軟體HIROOT的涉案團夥,涉案金額超過千萬。《法治日報》報道稱,這款軟體運作後,使用者只需手動完成電商平臺的滑塊驗證,就可實現自動下單、秒殺商品。因其犯罪手法新穎,此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督案件。(中新經緯APP)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