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获批抗癌药适应证及疗效大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ssengerbagshop.com/,埃莫森-阿帕雷西多

过去的2019年是非同凡响的一年,肿瘤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突飞猛进,众多重磅抗癌药中国上市,极大地改善了国内肿瘤病人的治疗困境。小编盘点了2019全年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的抗癌药物、相应适应证以及临床疗效,共20款药物,24条获批信息,分享如下:

2019年12月28日,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r/r cHL)。

该获批基于BGB-A317-203研究,共纳入70例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均接受替雷利珠单抗治疗。中位随访9.8个月后结果显示,IRC评估的ORR高达87.1%,CR达62.9%,9个月PFS率为74.5%,中位PFS尚未达到。亚组分析显示,即使是疾病负荷较重、高危难治的r/r cHL患者均能从替雷利珠单抗治疗中显著获益。

2019年12月27日,再鼎医药的尼拉帕利获得NMPA批准,用于铂敏感的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在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的维持治疗。尼拉帕利是中国继奥拉帕利后上市的第二款PARP抑制剂。

PRIMA(ENGOT-OV26/GOG-3012)是一项国际III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该试验旨在研究患者在接受含铂化疗后,使用尼拉帕利作为一线维持治疗的方案。患者在接受含铂化疗后以2:1的比例随机分配,接受尼拉帕利或安慰剂一线 年ESMO结果显示,同源重组缺陷患者中,尼拉帕利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显著超过安慰剂组(21.9个月 vs 10.4个月);在总体人群中也有明显 PFS 获益优势( 13.8 个月 vs 8.2个月)。其中,携带 BRCA 突变的患者进展风险降低 60%,HRD 阳性但 BRCA 野生型患者进展风险降低 50%,HRD 阴性患者进展风险降低 32%。

2019年12月19日,诺华的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BRAF V600突变阳性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这是中国第一款针对BRAF V600突变的联合疗法。

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一线治疗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分析了两项试验的汇总扩展生存数据更新于2019年(COMBI-d和COMBI-v试验中接受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治疗的既往未经治患者)。共有563例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治疗。4年无进展生存率为21%,5年无进展生存率为19%。4年总生存率为37%,5年总生存率为34%。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一线的患者长期获益。

2019年12月10日,NMPA批准罗氏的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联合,用于尚未接受抗HER2治疗或化疗的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方案。

该获批主要是基于持续长达8年随访的CLEOPATR研究和来自中国人群的PUFFIN研究。帕妥珠单抗联合曲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组的8年生存率达到了37%,对照组为23%,CLEOPATR研究中双靶组中位总生存达到57.1个月,提高了16.3个月。CLEOPATR研究的mimic study—PUFFIN研究,入组了中国243例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复发和死亡风险降低了31%;双靶组的中位PFS优于对照组(14.5个月 vs 12.4个月);ORR高于对照组(79.0% vs 69.1%)。将为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更久的生存获益。

2019年8月16日,NMPA批准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和化疗联合,作为HER2阳性、局部晚期、炎性或早期乳腺癌患者(直径2cm或淋巴结阳性)的新辅助治疗。2019年《CSCO乳腺癌诊疗指南》将其作为1A推荐。

全球III期APHINITY临床研究显示(术后45.4个月随访),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化疗作为辅助治疗相比安慰剂+曲妥珠单抗+化疗可使复发风险显著降低18%。APHINITY的中国亚组分析结果显示,对于淋巴结阳性(LN+)或激素受体阴性(HR-)的高危人群,埃莫森-阿帕雷西多复发或者死亡风险分别降低45%和51%。此次在中国获批了新辅助治疗的适应症是基于在亚洲(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韩国、泰国)患者中进行的III期PEONY研究的数据,PEONY研究结果与帕妥珠单抗在FDA获批的注册临床研究NEOSHPERE结果高度一致。NEOSHPERE研究显示,给予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多西他赛的患者,与给予曲妥珠单抗+多西他赛的患者相比,bpCR率显著提高(45.8% vs 29%),tpCR率翻倍(39.3% vs 21.5%)。

2019年12月12日,阿斯利康的度伐利尤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同步放化疗后未出现疾病进展的不可手术切除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英飞凡也是中国首款获批的PD-L1单抗。

该获批基于PACIFIC研究,相比于安慰剂,接受I药的患者中位PFS延长了接近一年(17.2 vs 5.6个月)。 在生存时间方面,I药组患者的3年OS率达到57%,而安慰剂只有43.5%,这意味着超过半数的局晚期患者用I药成功活过了3年。此外,I药也提高了ORR(28.4% vs 16%)及延长了发生死亡或远处转移的时间(28.3 vs 16.2个月)。

2019年12月05日,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获得NMPA批准,用于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此前奥拉帕利已获批用于铂敏感的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而且历史性的纳入医保。

SOLO1是一项随机,双盲,III期临床试验,评估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的疗效和安全性。与安慰剂组相比,奥拉帕利作为一线维持治疗,将接受含铂化疗后达到完全或部分缓解的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0%。41个月随访后,mPFS分别为未达到和13.8个月。2019 ASCO会议公布了奥拉帕利中国队列的临床试验数据,中位随访时间约为30个月。奥拉帕利组未达到中位PFS,安慰剂组为9.3个月。

2019年11月29日,微芯生物的西达本胺获得NMPA批准,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用于治疗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绝经后经内分泌治疗复发或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ACE研究入组接受过至少一次内分泌治疗(挽救治疗或辅助治疗)复发或进展的HR+/HER2-的绝经后晚期乳腺癌患者。患者以2:1随机分配接受西达本胺联合依西美坦或安慰剂联合依西美坦。独立评审委员会影像学评估西达本胺组对比安慰剂组患者的中位PFS更长(9.2个月 vs 3.8个月)。总人群显示,西达本胺联合依西美坦组的ORR优于对照组(18.4% vs 9.1%)。同时,西达本胺联合依西美坦组的CBR优于对照组(46.7% vs 35.5%)。

2019年11月26日,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获得NMPA批准,联合化疗用于转移性肺鳞癌患者一线治疗。

该获批基于3期KEYNOTE-407研究中国亚组(包括中国扩展队列)。共纳入125例既往未接受治疗的转移性肺鳞癌中国患者,随机接受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或安慰剂联合化疗治疗方案。两组中位OS分别为17.3个月和12.6个月,联合组降低了56%的疾病死亡风险;中位PFS分别为8.3个月和4.2个月,联合治疗组降低了68%的疾病死亡或进展风险;两组ORR分别为78.5%和41.7%。

2019年10月21日,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获得NMPA批准,单药用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阴性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阴性、PD-L1表达≥1%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

KEYNOTE-042研究中对中国亚组(92例)和中国扩展队列(170例)共262例 PD-L1 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中国患者评估,与化疗相比,K药单药治疗可将总生存期从13.7个月延长到20.0个月,死亡或进展风险降低了35%。TPS≥50%的患者OS显著提升(20个月 vs 14个月)。TPS为1~49%的患者OS也显著提升(19.9个月 vs 10.7个月)。此外,安全性上K药也优于化疗,3级以上的不良反应发生率更低(17% vs 68%)。

2019年3月29日,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获得NMPA批准,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一线治疗无EGFR/ALK突变的转移性非鳞状NSCLC。

该获批基于KEYNOTE-189研究,2019年ASCO数据显示,中位随访18.7个月后,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观察到持续的OS(两组的mOS分别为 22.0 vs 10.7个月)和PFS获益(两组的mPFS分别为 9.0 vs 4.9个月)。且无论患者的PD-L1 TPS分组,均观察到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的PFS和OS获益。PFS2(随机至开始二线治疗后进展或死亡的时间)分析显示,在ITT人群中,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的PFS2显著高于单纯化疗组(mPFS2分别为 17.0 vs 9.0个月);无论患者的PD-L1 TPS分组(TPS ≥50%、1~49%和1%),均观察到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的PFS2获益。

2019年11月26日,安斯泰来的恩扎卢胺获得NMPA批准,用于雄激素剥夺治疗(ADT)失败后无症状或有轻微症状且未接受化疗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成年患者的治疗。

Asian PREVAIL研究(又称9785-CL-0232研究)对比了恩扎卢胺与安慰剂联合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治疗,其中包括约200名中国患者。恩扎卢胺组的PSA进展中位时间优于安慰剂组(8.31个月 vs 2.86个月)。接受恩扎卢胺治疗的患者的总生存期显著提高,死亡风险降低了67%。

2019年11月26日,豪森药业的氟马替尼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慢性髓性白血病(Ph+ CML)慢性期成人患者。该药是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获批上市。

393名患者随机分为氟马替尼组(FM)和伊马替尼组(IM),3个月时FM组和IM组MMR率分别为8.2%和2.0%,6个月时FM组和IM组MMR率分别为33.7%和18.3%,12个月时FM组和IM组MMR率分别为48.5%和33.0%。总的来说,与IM相比,FM在6个月和12个月时显著提高了费城染色体阳性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性期(CML-CP)患者的MMR率。在12个月时,FM组中达到完全分子生物学缓解的患者明显多于IM组。对于我国初诊慢性髓系白血病慢性期(CML-CP)患者,埃莫森-阿帕雷西多采用氟马替尼治疗在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时的疗效均优于伊马替尼,两种疗法的安全性相当(2019 ASCO,摘要号7004)。

2019年11月20日,诺华的尼洛替尼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2岁以上儿童慢性髓性白血病。

CAMN107A2120与CAMN107A2203两个实验中的患者均接受了尼洛替尼,中位治疗时间为13.8个月。耐药或不耐受的Ph染色体阳性的儿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性期患者,12疗程MMR(BCR-ABL/ABL ≤0.1% IS)40.9% (18/44) ;新诊断的儿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性期患者12疗程MMR为60.0% (15/25)。在耐药或不耐受的Ph染色体阳性的儿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性期患者中,4.5%的患者在截止日期前达到了BCR-ABL/ABL ≤0.0032% IS (MR4.5)。在新诊断的儿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中,有28%达到MR4.5。

2019年10月8日,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接受含铂类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出现疾病进展且肿瘤PD-L1表达阳性(表达PD-L1的肿瘤细胞≥1%)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癌(SCCHN)患者。

该获批基于一项纳入中国患者人群的全球I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141。与标准治疗相比,O药可使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延长2.6个月(7.7个月 vs 5.17个月),两年生存率提高近3倍(16.9% vs 6.0%),死亡风险降低32%。在PD-L1表达阳性(≥1%)的头颈部鳞癌亚组中,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患者的两年生存率提高超过5倍(18.5% vs 3.4%),中位生存期延长显著(8.2个月 vs 4.7个月),死亡风险降低45%。

2019年9月18日,默克的西妥昔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RAS基因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一线治疗。西妥昔单抗已被纳入医保,用于RAS基因野生型的转移性结直肠癌。

TAILOR试验主要比较了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一线治疗西妥昔单抗联合FOLFOX-4(5-FU/LV+奥沙利铂)与FOLFOX-4不联合西妥昔单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入组的393名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使用西妥昔单抗联合FOLFOX4与单独使用FOLFOX-4相比,显著改善了主要终点中位PFS(9.2m vs 7.4m),此外,次要终点也有明显改善,FOLFOX4联合西妥昔单抗与单独使用FOLFOX-4相比,中位OS提升(20.7m vs 17.8m),客观缓解率占优(61.1% vs 39.5%),安全性和耐受性均良好。此外,左半mCRC使用FOLFOX-4联合西妥昔单抗一线治疗可显著提高左半mCRC患者的总生存期(22.0m vs 18.3m)。

2019年9月6日,杨森的第二代因非甾体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阿帕他胺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非转移性去势抵抗前列腺癌(nmCRPC)。

SPARTAN的关键性III期临床试验显示,阿帕鲁胺较安慰剂能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转移生存期(40.5m vs 16.2m)。远转移和死亡风险下降72%。阿帕鲁胺是FDA批准的首个治疗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的药物,也成为国内首个治疗nmCRPC的药物。

2019年9月4日,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获得NMPA批准用于三线及以上的小细胞肺癌(SCLC)治疗。安罗替尼作为SCLC三线及以上治疗已获得《CSCO原发性肺癌诊疗指南》(2019)II级推荐。

此次获批基于ALTER 1202的II期临床研究结果,与安慰剂组相比,安罗替尼三线及以上治疗SCLC,主要终点PFS延长了3.4个月(4.1m vs 0.7m),疾病进展风险降低81%。2019ESMO结果补充:安罗替尼组和安慰剂组中位的OS分别为7.3个月 vs 4.9个月,显著延长三线及三线以上的SCLC患者生存,降低死亡风险达47%,且几乎所有亚组都能从安罗替尼治疗中取得OS获益。

2019年7月5日,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获得NMPA批准,用于腺泡状软组织肉瘤、透明细胞肉瘤以及既往至少接受过含蒽环类化疗方案治疗后进展或复发的其他晚期软组织肉瘤患者的治疗。这是国内唯一获批软组织肉瘤适应症的靶向药,并且安罗替尼的获批适应症中包括了脂肪肉瘤。

在一项二线治疗晚期软组织肉瘤的II期临床研究中,安罗替尼有效率(ORR)为12.6%,12周无疾病进展生存率达到68.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5.63个月,中位生存时间(OS)为12个月。在与安慰剂随机对照的IIB期临床研究中(ALTER0203),安罗替尼可以显著延长患者PFS(6.27月 vs 1.47月),肿瘤复发风险降低67%。各亚组分析显示,安罗替尼显著延长滑膜肉瘤(5.73月 vs 1.43月)、平滑肌肉瘤(5.83月vs 1.43月)、腺泡状软组织肉瘤(18.23月vs 3月)等多种亚型的PFS,对其他亚型安罗替尼治疗的PFS都优于对照组。2019年4月,CSCO发布了第一版《软组织肉瘤诊疗指南》(2019),安罗替尼在晚期或不可切除软组织肉瘤二线B类证据),在腺泡状软组织肉瘤一线治疗则获得II级推荐(2B类证据)。

2019年8月31日,阿斯利康的奥希替尼获得NMPA批准,用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奥希替尼是疗效最好的TKI,也是NCCN指南的一线优选推荐。

该获批基于III期临床试验FLAURA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相比一代TKI在PFS上获得8.7个月(18.9个月 vs 10.2个月)的延长,降低54%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显著延长脑转移患者PFS达5.8个月(15.2个月 vs 9.6个月)。2019 ESMO最新数据显示,奥希替尼一线个月)。

2019年7月5日,西安杨森的达雷妥尤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单药治疗复发和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成年患者,包括既往接受过一种蛋白酶体抑制剂和一种免疫调节剂且最后一次治疗时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

GEN501研究及SIRIUS研究结果均显示,单药达雷妥尤单抗对于高度治疗后的RRMM患者有一定的血液学缓解率。在GEN501研究中,患者的中位既往治疗线%的患者对硼替佐米以及来那度胺耐药,总体血液学缓解率为36%。而在SIRIUS研究中,患者的中位既往治疗线%的患者对硼替佐米及来那度胺同时耐药,其ORR率为29.2%。2个研究的联合分析显示,达雷妥尤单抗单药可使近1/3的RRMM患者达到血液学缓解,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7.6个月,中位OS时间长达20.1个月。

2019年5月29日,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治疗。

卡瑞利珠单抗在中国复发/难治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患者中的开放、单臂、多中心Ⅱ期临床研究,共纳入75例18岁以上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后或≥2线全身化疗、不适合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复发或难治性cHL患者,给予卡瑞利珠单抗200mg/次q2w,直至出现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毒性。研究结果显示,卡瑞利珠单抗治疗的ORR(IRC评价)达到了77.3%,CR率达31.8%。研究期间可观察到患者靶病灶肿瘤负荷明显减少。在安全性方面,卡瑞利珠单抗单药治疗复发/难治性cHL患者安全性良好,不良反应可耐受。

2019年5月27日,安进的地舒单抗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不可手术切除或者手术切除可能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骨巨细胞瘤,包括成人和骨骼发育成熟(定义为至少1处成熟长骨且体重≥45 kg)的青少年患者。

2017年ESMO年会上发表的Study 20040215研究最新分析结果显示,在可以手术切除的患者中,80%的患者接受新辅助地舒单抗治疗后得到改善:44%接受了对功能影响较小的手术,37%避免了手术。在无法手术切除的患者中,地舒单抗带来了有效的长期疾病控制,5年PFS率为88%。

2019年5月15日,辉瑞制药创新靶向药达可替尼获得NMPA批准,单药用于EGFR基因敏感突变(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或21号外显子L858R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该获批基于国际多中心、III期、开放标签临床研究ARCHER1050,评估达可替尼(二代EGFR TKI)或吉非替尼(一代EGFR TKI)治疗的疗效与安全性,该研究对452名患者进行随机分组,其中包括231位中国患者。达可替尼较标准靶向药物治疗能显著提高中位PFS(14.7个月 vs 9.2个月),在中国EGFR突变患者临床试验的中位PFS达到18.4个月。中位OS可提高半年多(34.1个月 vs 26.8个月),一线使用达可替尼平均总生存已经接近3年。目前,该药在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均已获批用于一线治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