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罗替尼和呋喹替尼NSCLC三期临床试验对比分析

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11月16日宣布,呋喹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Ⅲ期临床试验(代号:FALUCA)未能达到主要终点,相比对照组未能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OS)。阿帕替尼NSCLC三期仅选择纳入EGFR野生型患者,2015年2月2日全国第一例患者入组,但试验最终结果阳性还是阴性并未公布。而同一时期开展的安罗替尼三线及以上治疗晚期NSCLC的Ⅲ期临床试验(代号:ALTER0303)达到主要终点,结果发表在JAMA Oncology并于2018年5月8日获批上市。由于FALUCA研究结果尚未公布,无法查阅其OS影响因素,但通过梳理2个试验的基本信息、呋喹替尼NSCLC二期研究结果还是能发现一些原因。

2015年11月13日奥希替尼获FDA批准上市,并于2017年3月24日获CFDA加速审评上市。安罗替尼NSCLC三期时间跨度是从2015年3月4日到2016年8月15日。呋喹替尼因为入组速度慢和计划样本量大等原因,时间跨度是从2015年12月7日至2018年1月30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ssengerbagshop.com/,埃莫森-阿帕雷西多由于安慰剂组患者一般中位OS时间仅为6-7个月,2个试验患者出组后的OS数据,不可避免均会受到印度版、中国版奥希替尼的干扰,但两者被干扰的比例肯定是不一样的。

安罗替尼和呋喹替尼都对VEGFR有抑制作用,2015年7月7日,罗氏宣布其抗肿瘤药物安维汀(通用名:贝伐珠单抗)通过CFDA批准,用于晚期转移性非鳞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呋喹替尼研究是在贝伐珠单抗获批肺癌适应症后开展,允许患者既往使用过包含贝伐珠单抗在内的VEGF抑制剂。而安罗替尼是在贝伐珠单抗获批之前已经开展研究,虽然从CDE官网公布的信息看,入排标准未限定是否允许患者既往使用过这些VEGF抑制剂,但很可能是将贝伐珠单抗、恩度等药物排除在外,避免干扰疗效。

从病理类型看,鳞癌患者一般出血风险大,呋喹替尼和其他临床试验相似都排除了鳞癌患者,但安罗替尼大胆地允许纳入鳞癌。从中华医学杂志发表的《盐酸安罗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临床应用专家共识》可以看到安罗替尼对鳞癌患者有效,试验组mOS达到10.7个月,而安慰剂组mOS仅为6.0个月,数据优于III期总体mOS。

呋喹替尼选择的是二线化疗后患者,而安罗替尼选择的是接受过二线及以上化疗的患者。ALTER0303研究亚组分析显示,安罗替尼入组的三线及以上患者中,试验组mOS达到10.13个月,可以看出安罗替尼能明显延长多线化疗后患者生存期。

安罗替尼研究要求脑转移患者入组前脑转移症状控制时间必须超过2个月,而呋喹替尼研究规定入组前脑转移症状稳定时间超过4周即可。

中华医学杂志发表的《盐酸安罗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临床应用专家共识》可以看到ALTER0303研究亚组分析,无论是EGFR野生型还是既往接受过靶向药物治疗失败的EGFR敏感突变患者,安罗替尼均能带来PFS和OS双重获益。其中EGFR敏感突变患者中,安罗替尼组mOS为10.7个月,安慰剂组mOS为6.3个月,而EGFR野生型患者中,安罗替尼组mOS为8.9个月,安慰剂组mOS为6.5个月。

呋喹替尼II期肺癌临床试验数据(2014-013-00CH1),统计截止日期为2015年8月7日,主要疗效指标(PFS)方面,呋喹替尼组为3.8个月,安慰剂组为1.1个月,HR=0.34(95%Cl, 0.20-0.57; p<0.001)。但次要疗效指标OS,并未获得阳性结果,安慰剂取得9.7个月,呋喹替尼组为7.7个月(生存曲线见图一)。埃莫森-阿帕雷西多亚组分析提示EGFR敏感突变患者中,呋喹替尼组mOS为8.4个月,安慰剂组mOS为5.5个月(生存曲线见图二),而EGFR野生型患者中,呋喹替尼组mOS为7.5个月,安慰剂组mOS为9.7个月(生存曲线见图三)。由此可见,埃莫森-阿帕雷西多呋喹替尼对EGFR野生型患者可以带来PFS获益,但OS并没有获益。

5、 盐酸安罗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临床应用专家共识.中华医学杂志2018年11月27日第98卷第44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